“國家掌舵者”習近平,都有哪些身邊人?


寧馨

中國人大政協兩會本星期在北京結束。這次會議奠定了習近平“國家掌舵者”的至高無上地位,外界關注的最高國家領導人的人事安排也塵埃落定。高居權力金字塔尖上的習近平,將重用周圍哪些人?李克強的總理角色被邊緣化,經濟決策的核心從國務院轉向習近平信賴的經濟團隊,和過去的江朱體制和胡溫體制有何根本的區別?其他備受關注的人事安排如劉鶴,易綱,胡春華,楊曉渡,栗戰書等人的任命,都各有什麼看點?

參加討論的三位嘉賓是: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 獨立政治分析人士高新;“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

高新說,在本次人大閉幕式講話上,習近平再次出錯,一篇原要用來賣弄學識的講話被讀錯的“格薩爾王”攪了局。這是花絮。有一個現像很多人沒有註意到,就是講話囊括從盤古開天地到中華五千年到中共一百年,從神話到現實統統講一遍。這是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這讓我們想起,林彪吹捧毛澤東說是中國幾千年才出一個。現在,習近平顯然是暗示自己具有中華五千年中的歷史定位。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再次強調中共領導,最新提法是,黨是國家最高政治領導力量,這是加重中共的領導在歷史中的定位。總之,習近平試圖無限加大自己和中共在中國歷史上的份量和作用。補充一點,現在有軍方媒體已經喊出了“萬歲”,實際上,中國軍隊已經開始印製習近平語錄,這比當年林彪對毛的吹捧還要過分。

高新說,李克強本次在人大記者會上的看點,我認為是他回答記者問題時,隨時不忘強調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是宣布臣服於習近平,暗示所謂習李體制早已終結,他和習近平根本不能平起平坐,而是習近平的一員普通部下。其他人事方面,習近平的安排與江胡時代已經迥然不同了。汪洋已經不在在核心中。習近平對他的安排就是犒賞、補償和政治平衡。他被委任政協主席的職務根本無足輕重,僅僅是作為表面平衡的棋子;李克強表面是行政一把手,也僅僅是管行政,被剝奪了公安政法、宣傳媒體方面的職權,甚至連教育或者經濟都不包括,所以是實際的邊緣化。胡春華是最該分析的人物。因為李克強肯定只有兩屆,接下來換誰接任?如果徹底打破年齡界限的話可以讓劉鶴上,否則就是胡春華了。當然,既然國務院總理已經成為配角,無論誰都不重要,任何人都可以勝任,只要符合臣服習近平的前提就可以了。

夏明說,實際上,說本次人大是習近平作為國家掌舵者在“加冕”,這還不夠,其實應該說就是國君登基,是中國40多年未見的政治反動。40年以來,中國法學家、政治家所積累的理論和實踐成就都被他破壞,是文革後製度的全部廢除。他把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全部內容都納入共產黨的掌控,實行全方位控制。其危險是個人崇拜達到極致和瘋狂的程度。在中國劣幣驅逐良幣的逆行環境中所留下的政治垃圾們,正扮演著政治野心家的角色,正在犯下不可饒恕的歷史罪行。過去,人士佈局中的所謂又紅又專原則已經被拋棄,成為只要對習近平忠誠就可以掌握最大實權的現實。

我一直說,習近平搞憲法政變,現在他已經完成了這樣的政變,把中國政府傳統的政黨制度徹底顛覆。比起歷史上的秦始皇和明太祖,習近平更加可怕。王滬寧說,要打造巨型國家,就是政黨對國家政治、經濟和人民的全方位控制。橫空出世的網絡語言“了不得,我的國”就是畫龍點睛的評論。這裡說的不是黨也不是國,而是習式的超級元首體制。這裡的“國”的概念是國體,對應的是二戰時期的軍國主義日本,是黨政軍對社會組織的全面控制。這是前所未有的,其威脅也前所未有。毛手下還有敢於拍桌和較勁的對抗者,習近平身邊全都是軟骨頭,無人敢對其挑戰。習帶來的災難更大於毛。

夏明表示,人事方面,劉鶴和易綱都經過西方經濟學培訓,易綱更是獲得過美國博士學位和終身教授,這是相當不容易的。不過,據西方統計研究,海歸學者回到欠開放的母國之後,會逐漸喪失創造力。我認為,這兩個海歸進入體制處境很難。因為他們的學術培訓是要尊重市場經濟規律,但是習近平卻要控制價格和指揮生產運行,要打造出極權經濟體。兩位學者型官員要嵌入這樣的思路非常困難。他們的結局,不是喪失原來的價值觀,就是與體制發生摩擦和衝突,50年代的海歸學者就是前車之鑑。

夏明說,國務院失去對新聞出版的管控,繼而由中宣部接手,這是王滬寧的作用。事實上,要解讀中共目前的超級強勢,原因是中國的確陷入危機,後者推動中共啟動危機反應模式。過去,中共的輿論宣傳一直在黨的路線和市場的底線之間來回跳舞。市場底線的商業廣告衝擊中共媒體宣傳。現在,一切已經明了,就是中共要用黨的路線打掉市場底線,讓體制不受市場機制的左右而僅僅跟著黨的指揮棒旋轉。要指出的是,王滬寧也留過洋。但是,他與許多正在中國興風作浪的知識界留美者一樣,捕捉到的正好是西方對自己價值觀的反思,因而把西方的“後時代”批判當作主旋律抱回中國加以高唱,來服務於重建共產主義的使命。這與十九世紀的中國留洋者到西方後撿到馬克思主義是一樣的路徑,都是生不逢時,是陰差陽錯。

夏明說,本次人大閉幕報告是一場大災難。它打亂了一切有序邏輯,搭建出怪異的權力結構。恐怕習近平進入自己搭建的這座迷宮之後,也會摸不到走出迷陣的門道;無序的權力機構最終將會坍塌而壓垮駱駝。值得提醒的是,人民領袖作為國家掌控人,肩上也承擔國家的所有責任。為了自圓其說,這個掌控人勢必不得不使用更大、更新的錯誤來掩蓋過去的錯誤,直到步入萬劫不覆。

李偉東說, 傳統的人大一般沒有什麼看點,但是,本次人大的高調卻超過去年秋天的十九大。五年前我說過,習近平要締造新的紅色帝國,要建立元首體制。所以,本次人大是國家“掌舵者”確立新君主身份的一場慶典。有一點各方沒有提到,就是在國內已經甚囂塵上的一個現象----包括栗戰書講話都稱呼“人民領袖”。中國國防部網站居然已經喊出“習近平萬歲”的口號。習近平被一群孩子圍繞的繪畫,歌頌他的歌曲等等,都已經出台。我要說的是,中國人記憶的都是文革,但是,習近平並不是複闢文革。因為文革是毛的左翼烏托邦運動;習近平代表的是右翼法西斯主義。我們現在應該重讀“第三帝國的興亡”。《紐約時報》的評論對習近平的批評何等溫和,應該把他歸類到新納粹才對。

李偉東表示,習近平建立的黨國體制,首先用黨綁架國家,然後用個人綁架黨,追求實現黨的突圍。未來幾年中共的權力核心就是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和劉鶴。李克強從來不是權力核心。本次人大表明習李體制徹底崩潰。黨國一體對未來的中國是災難。我們需要反思,為什麼已經邁出開放腳步的中國經過四十年還會走回頭路。

我認為,夏明和高新對習近平身邊海歸者的擔憂是多餘的。我不覺得他們要適應中國的體制會有什麼難度。很多回國後擔任重任的海歸,都曾經在海外混入白左團隊,學到的是社會主義優於資本主義的西方白左教育,這點我們要高度關注。這是西方帶來的問題。他們回國後更容易加入習近平,和他一起搞戰天斗地。這正是共產黨的哲學理念。

我認為,中國已經在習近平的帶領下進入黨天下時代。虛化的國務院及其總理,大部化的黨中央,一個黨部兩塊牌子,三個小組升格委員會,神化的領導人,這一切都是東西南北中,黨領導一切這個目標的落實。五年前,高瑜大姐採訪我,標題就是從毛澤東到習近平。我要說的是,習近平要畫出一個圓,來圈住中共這一百年。這就是從中共建立到如今完成與美抗衡任務的全部歷程。這也是習近平提不忘初心的原因,他要打倒美帝打倒西方,用讓馬列理念橫行世界。至於中共40年改開後,現在為什麼能走上回頭路,值得我們深刻思考。但是,不要忘記物極必反的原理。只要到了極端,再大的恐龍也會遭遇天敵。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