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售《聖經》,習近平有義和團情結?


寧馨

中國從上個星期開始,禁止網上零售商出售聖經。此前已經有一連串事件,顯示中國在日益收緊對宗教的控制。今年三月的兩會期間,中國宣布取消國務院下屬的國家宗教事務局,將宗教事務收歸共產黨直接管理。在最近與梵蒂岡的談判中,中國強硬表示,永遠不允許梵蒂岡任命神職人員。從2014到2016年,僅在浙江一個省份,當局就拆除了一千多所教堂的十字架。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政府鼓勵道教和佛教等本土宗教的發展並提供補貼,甚至習近平本人也讚揚佛教對中國文化的重要性。在各種宗教中,中國當局為何特別打壓基督教和天主教?中國當今打壓外來宗教的做法,為何被一些分析人士稱為“義和團情節”?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旅法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夏明表示,在中共領導下,所有的宗教信仰都對中共政權有顛覆威脅。中共不僅在打壓聖經,而且還規定基督教不許懸掛十字架,天主教不可以承認教宗,藏傳佛教不許懸掛達賴喇嘛的像,所有的宗教都不許孩子進入祭拜場所。基督教在過去幾十年在中國的影響不斷上升,在一些地區如南方地區,教民人數增加很快,讓當局擔憂。今天很多中國人之所以能夠在專制體制下堅守,很大程度就是聖經的力量。聖經所推崇的愛、信仰、希望,是共產黨最為恐懼的。

夏明說,從打砸外國車輛、抵制外國產品到排除外來宗教,說明中國的政治精神出現了深度危機,這不僅表現在官方的意識形態上,也表現在受壓迫的民眾思維上,民族主義者非黑即白、狂熱地認為自己掌握真理。我們自稱神州,但在過去2000年裡,我們逐漸失去對神的敬畏。

為什麼基督教被排斥,其它一些宗教如佛教又會得到政府補貼呢?夏明認為這是因為他們的宗教精神已經被掏空,當局將其世俗化,讓和尚穿著僧服去上班,晚上回家過正常人的生活。中共作為無神論政黨,希望藉此增強對宗教的控制。

宋魯鄭認為,道教和佛教是個人性質的信仰,不像基督教需要每個星期舉行統一的儀式;道教和佛教沒有超越中共政府的權威,中共政府可以任命宗教領導人,但是基督教天主教還有教皇。另外道教和佛教已經本土化,但是基督教和天主教還不行,教民也需要在中國政府和教皇兩者之間選擇。這大概就是中共政府打壓基督教的原因。

宋魯鄭說,中共對基督教的打壓涉及到政治安全,這是政治邏輯問題,和其他宗教不一樣。在中國為什麼宗教傳播這麼快?這是因為人們需要歸屬感,也有孤獨感,希望得到其他人的幫助。

陳破空認為,從大規模拆除教堂到抵制聖誕節,再到網絡書店全面下架《聖經》,體現習近平時代一條明顯的反宗教、剝奪信仰自由的政治路線,符合習近平當局的極左特徵。與其說是排斥,不如說是害怕,害怕民眾有其他信仰,而削弱對共產黨的依靠。作為一個無神論的執政黨,中共對宗教信仰的管制和扼殺,是對宗教和神的最大褻瀆。

陳破空說,盛傳梵蒂岡將與中共妥協,共同任命中國天主教的主教,其實就是默認中共控制天主教,中共為此自得,自以為是重大勝利,故而對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打壓更加有恃無恐,加快了封殺信仰自由的步伐。禁售《聖經》,最受影響的是普通人,中共這一招,是要切斷信仰者的後繼和人數,最大程度地壓縮宗教信仰,以為這樣以來,就會鞏固中共政權。扼殺信仰和打壓宗教自由,其實是中國社會道德滑坡的重大原因之一,對此,中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