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閱兵,川普重提TPP,中美鬥誰有勝算?


寧馨

繼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承諾中國將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之後,川普總統在同一天發推表示感謝。但這個短暫的回暖並未改變美中兩國關係緊張的大局。川普總統星期四對國會議員表示,他正在要求其經濟顧問研究重新加入TPP,也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的可能性。與此同時,中國在南中國海舉行了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海上閱兵,習近平親自檢閱了以軍艦,潛艇和戰機組成的海上編隊。習近平表示,發展強大海軍的任務,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緊迫。美國如果重歸TPP,將如何深刻改變美中貿易格局?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承諾開放市場之後緊接著檢閱大規模海上閱兵,釋放出什麼信號?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旅法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宋魯鄭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夏明說,川普一年前退出TPP,現在又重返回應該有幾個原因。一是他過去一年學到,前總統奧巴馬經過努力達成的經濟合作框架不該廢除;二是TPP已經有現成的瘦身版,因為日本首相安倍一直沒有放棄努力來推動這個協議,讓美國回來而不用付太大的責任,也降低其他各方的期望值;三是川普面臨中共挑戰,認識到盟國的重要性。總之,可以預測,本來被川普踢開的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經濟協議都會加強起來。

夏明說,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做出了深化改革開放的四個承諾,但是他的可信度如何則值得觀察。習近平上台之初提出的六十多條改革措施,除了黨權和軍權集中之外,其他都沒有落實。當然,美國總統川普的確也因為個性和行為捉摸不定而有可信度問題。不過,我們不要低估川普要贏得製造業的底牌。我相信川普決心堅定,他一定要贏得與全球貿易的博弈。

對於中國在博鰲之後立即在南中國海舉行大規模軍演,夏明表示,其目的之一是要穩固政權和控制百姓。現在中國面對的矛盾很集中,但是卻不能丟面子,包括貿易在內。所以,表面要強硬,比方說,抨擊川普發起貿易戰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二是軍事上,中共長期打造海軍,國防建設是其最重要的部門。中共把日美軸心作為威脅,認為如果發生戰爭,對手就是日美,而手段更多可能是海空戰。因此,強化南海戰略和實力是中共核心所在。

回顧美中圍繞貿易衝突的30多年,美國開始把經貿與人權掛鉤,但是逐漸放棄人權,後來又放棄落實知識產權保護的要求。其實早在鄧小平時代,鄧小平就曾經以調侃的方式,承諾保護知識產權。中國加入世貿15年後,美國看到中國仍然沒有做到這點。前天,美國的《紐約時報》甚至刊出一個大幅廣告,宣傳一家名字與美國網絡電視公司NETFLIX極其相似的中國公司,展示了中國商家剽竊美國商標時的鎮定自若。習近平任期內,中國會不會改變知識產權問題?我對此不樂觀。

夏明說,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引進同時又控制外資的規模,以脅迫方式要求外資轉讓技術。很多西方公司這麼做之後根本沒有得到市場,美國吉普的教訓就是一個例子。而中國把所有西方技術很快轉移到國營企業。西方已經認識到,以小私企對大國營的方式與中國打交道是不公平的。西方提出,國企不該進入與私企的談判。但是,習近平要保黨保權,已經公開提出要把國企做大做強,很難看到他會鬆手國企。事實上,他這麼做傷害外資也傷害最有活力的國內私企。

宋魯鄭認為,川普以重歸TPP對習近平提出的深化改革舉措的回應是高明的,因為他發出了明確信號。他這麼做一是顯示他打貿易戰的決心;二是表達對習近平的承諾不滿意,還需要更多。不過,沒人相信川普會加入TPP。總之,川普的信號中國聽懂了。日本歡迎川普重回TPP並不意外,美國本來就是它最需要用來應對中國的。在博鰲論壇上,習近平打了四張牌,川普回應了。我認為,關鍵要看中國未來打什麼牌,而TPP只是一個籌碼,已經過去了。

宋魯鄭說,本次大規模南海軍演對內也對外。對內,習近平要顯示其統治合法性,震懾黨內潛在的反對派。對外則是針對周邊國家,宣稱自己有強大的實力,不要因為我們與美國有摩擦而小看我們。這主要是預防性的,不見得針對美國,畢竟兩國海軍的實力差異仍然很大。

至於《人民日報》關於中國要“擴大開放,但不適用於違反自由貿易的國家”的評論,應該是軟硬兼施。我認為,習近平的措施有含義,一是回應川普,二是捍衛自由貿易,因為這利於中國;三是與川普爭奪貿易問題上的道德製高點。四也是回應台灣問題。近來,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有很多動作,原因當然是貿易摩擦。而習近平想化解。

宋魯鄭說,中國的確有很多違反世貿組織規定的地方,至少是做得不夠,是有問題。但是,川普解決的方式錯了,他想繞過世貿組織,用反自由貿易的手段來反擊。因此,歐洲也感到荒唐,為什麼自由貿易大旗由中國來扛而不是美國?

陳破空認為,川普重新考慮加入TPP,是為了對付中國。他認識到,需要強大的國際聯盟,實現他要打勝的美貿易戰的決心。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做出過無數承諾,但都是鏡花水月。川普當時退出TPP之後,日本繼續主導談判,與11國達成了協議。川普之所以退出,是因為他意識到,原來的架構導緻美國技術外流逆差擴大;美國過去與群體國家達成協議都是美國降低關稅,讓別國產品進入美國。川普要的是雙邊協議,而且他已經與六個國家分別達成了協議,而日本拒絕單獨談判,其固執讓川普為難。總之,即便美國重回TPP,也需要重新舉行談判,確保美國也受益。

陳破空說,貿易戰、南海對抗軍演、台灣和朝鮮半島局勢演變,中美呈現全面對抗的架勢。問題不僅出在各自國家利益的爭鬥,還在於意識形態的對立。縱觀上述問題,基本上而言,中方是製造問題的一方,美方是防衛或反擊的一方。中方先發製人,美方後發製人。看上去,中方佔據主動,但美方佔據道德製高點,後來居上。

陳破空表示,從政治上而言,中國高度極權,黨政軍一體,官方控制輿論,高度集中人力物力財力,有集中對付美國的政治資源優勢。但美國民主,領導人具有合法性,民眾的潛在凝聚力驚人,這是美國能在一戰、二戰和冷戰中取勝的基礎之一。從貿易上而言,中美對對方的出口量是四比一,如果打起貿易戰,並持續下去,固然兩敗俱傷,但中方的損失無意更巨大。至於軍事,中方尚不敵美方,而因雙方都是核大國,不大可能輕易開戰。國際上,美國有眾多盟國,而中國相對孤立。概括而言,論對抗本錢,中國有表面優勢,而美國具有根本優勢。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