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強勢回歸,習近平意欲何為?


許波

以馬克思誕辰200週年為契機,習近平在中國推動了一場馬克思主義復興運動,他在人民大會堂發表萬言講話,強調這位共產主義開山鼻祖的學說仍然完全適合中國國情,中共要繼續高舉馬克思主義大旗。

連日來,中共宣傳機器大造聲勢,讓沉寂多年馬克思主義死灰復燃,包括政治局集體重溫《共產黨宣言》,北京高調舉行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等等。馬克思強勢回歸傳遞了許多令人不安的信號:習近平為何大力推崇以推翻國際主流社會政治經濟秩序為宗旨的共產黨原教旨主義?他真的要在中國取消改革開放以來的市場經濟,重走毛澤東時代計劃經濟的老路嗎?這條路在當下中國行得通嗎?

參加節目的嘉賓是:1)《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2)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習近平再次自己給自己抬轎子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這次中共高調紀念馬克思,讓人擔心中共是否要回歸毛澤東時代,原教旨時代了;是不是又要對內消滅私有製,對外輸出革命了。這次高調紀念馬克思,首先還是為了強化習近平個人的權力和地位。習近平本人在5月3號視察北大馬克思主義學院親口說,現在對《共產黨宣言》的最好紀念就是把黨的十九大精神和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好、貫徹好。這話意思很簡單,就是對馬克思的最好紀念就是學習我的思想。這是習近平又一次自己給自己抬轎子。在這次中央紀念馬克思的大會上,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也做了長篇講話,其要點就是強調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當代中國和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中央黨校的《學習時報》刊登了全國10家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談學習習近平重要講話的體會。他們都談到的就是習近平講話是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綱領性文獻。他們都著力推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進課堂、進教材、進頭腦。央視新聞有一篇報導,整篇文章不是馬克思就是習近平。其他媒體報導也基本都是一個風格。

胡平:習近平可能放棄“掛羊頭賣狗肉”的“進步”

胡平認為,當今中國的現實和馬克思當年所預言的和倡導的相比,算是面目全非。幾天前一個叫齊澤克的西方學者也提出了馬克思主義是否還適用於當今世界的問題。他說這個問題讓他想起當年蘇聯的一個政治笑話。有人問,張三買彩票贏了一輛汽車,是不是這麼回事?回答說,原則上講是真的,確有此事。但不是張三,而是李四;不是新汽車,而是舊自行車。也不是買彩票贏了,而是不小心讓人給偷了。笑話的意思就是,實際發生的事情和所說的完全兩樣,但還是要一口咬定理論和實際是想符合的。當今中國就是如此。當今中國的現實和當年馬克思預言的完全不同。中共一方面繼續堅持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另一方面又壟斷了所有權力,自己成了資本家和大地主。借經濟改革的名義把屬於人民的財產變成自己的財產。這種私有化本身是我們需要批判和否定的。而現在習近平高調談馬克思,讓人擔心他是不是連“掛羊頭賣狗肉”這點進步都要放棄掉,是不是要回歸過去毛澤東那一套了。如果真是那樣,那對中國來說就是雪上加霜。

胡平:反腐之下,習近平意識形態控制和個人控制兩手抓

胡平認為,習近平至今仍推動馬克思主義的複興有兩個目的,第一是為了強化意識形態的控制。江胡時代,領導人是靠著放任官員腐敗來換取對體制的認同,而習近平上台後高調反腐,所以就只能用控制意識形態的手段來加強體制。強調意識形態的同時,他也要強調自己習近平思想的控制力。習近平不是開國皇帝,而是繼承者,所以就得找個祖宗,找到思想的源頭,所以就找到了馬克思。而且,現在是從馬克思直接過渡到習近平,中間的江胡毛鄧全部刪除了,直接突顯習個人的作用。此外,習近平也清楚,今天中國執政黨的所作所為和馬克思主義相差甚遠。因此他這套意識形態要獲得官員的信奉幾乎是不可能。當然習近平也只是把這套東西作為指鹿為馬的手段,用這個來檢驗別人對其是否忠誠。官員們紛紛表示要信奉馬克思主義和習近平思想,並不表示他們在思想理念上真的認同,無非是以此表達對權力的服從。還有一點,習近平比前任們確實更保守,包括在經濟方面。他未必會在經濟上回到毛時代,但與鄧、江、胡相比,他卻是對私營企業存在著更多不滿。這也是他要強調馬克思主義教條的原因之一。

章立凡:中共穿著馬克思的衣服演著一出不好演的現代戲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一是毛,第二是習。馬克思當年有一段話說,“他們怯懦地呼喚亡靈,穿著古代的衣服演出當代的活劇。”現在我們看到的就是這種情況,只是把馬克思的衣服穿上,然後演的是一個現代戲。但這個現代戲其實不太好演。鄧小平之所以強調不要爭論姓資姓社,是因為一爭論就要露餡。實際上,鄧小平搞的改革開放就是對毛時代以來的山寨版馬克思主義的反動,不搞那套了。他其實是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搞資本主義。所以自然就不能爭論了。另一個不能爭論的範例就是“金家王朝”。馬克思的著作在朝鮮是不能給老百姓看到的禁書,只能宣傳主體思想。所以現在(中共)幹的這個活是個很蠢的活。過去搞“三個代表”還能收攏一些人心,讓人能跟著走。後來搞科學發展觀就開始差一些了,而現在又搞起這一套,真是不知道(中共)腦子是怎麼想的。這裡頭一定有問題。

章立凡:專政是當今中國與馬克思主義的唯一聯繫

章立凡說,馬克思曾講,沒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就都是泡影。出版自由本身就是思想自由的體現,是一種肯定的善。馬克思也說過,缺乏新聞自由是對人類的致命打擊。而高喊馬克思主義的政權完全違背了馬克思老祖宗的教導。改革開放40年和馬克思主義的“半毛錢關係”就是“專政”,(但卻是)有產階級專政。馬克思的基本理論支柱之一是唯物史觀,這講的就是階級鬥爭。他認為一切有文字記載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另一個支柱是他的政治經濟學,即他的剩餘價值學說。他反對私有製,反對市場經濟,反對自由貿易,用上更時髦的詞就是他反對全球化。他想建立的是無產階級專政,搞計劃經濟,搞生產資料公有製。手段就是暴力革命。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的概括就是“造反有理”。但現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新時代,造反有理嗎?誰敢造反?中國現在在經濟上搞的也完全就是權貴集團的所有製,用公有製的名義鼓權貴集團的腰包。馬克思的剩餘價值學說就是對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的批判,而中國搞的正好是這一套。中國恰恰是拋棄了馬克思的這套主張,才有了近40年的經濟發展。改革開放其實就是走出了蘇聯式的計劃經濟,但沒有走出列寧主義或斯大林式的“專政”,而且是有產階級專政。

章立凡: 馬克思主義成為習近平自衛和建立紅色帝國的工具

章立凡說,恩格斯對馬克思主義的整個理論體系進行過反思和糾正。恩格斯說,歷史表明,我們也曾經錯了,我們當時所持的觀點只是一個幻想。恩格斯晚年還遊歷美國,並美國的製度表示肯定。他還承認,他們這套理論在抽象意義上是正確的,但在實踐中無益,有時反而更壞。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講話只提了剩餘價值學說和唯物史觀,沒有提無產階級暴力革命和專政。正統的馬克思主義繼承者應該是第二國際,現在的社會黨國際。比如伯恩斯坦就主張,社會主義就是有組織的自由主義,自由主義是社會主義的前提。所以他們主張走議會道路來為工人階級爭取平等權利。馬克思主義到了中國實際上是變味了。西方的東西到中國後的第一次變味是太平天國,基督教變了味。第二次就是所謂的“山溝裡的馬克思主義”,中國搞出了山寨版的馬克思主義。習近平把馬克思主義放在今天就是兩個目的,一是保證個人權力,其實是一種自衛。另一個是通過“一帶一路”輸出他的“紅色帝國”之夢,通過“命運共同體”這種綁架方式把中國這套意識形態輸出到全世界,美其名曰就是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