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五四運動”的反思


樊冬寧

五四青年節當天,兩岸第一學府都鬧出大事! 北京大學120週年校慶,校長演說竟然念錯字;而台灣第一學府台灣大學的校長任命案,則是被教育部駁回,導致五四當天,在台大校園發起數千人響應的“新五四運動”,並喊出“捍衛大學自治”的口號,抗議民進黨政府以政治力介入台大校長的任命,這場“新五四運動”與1919年的五四運動有何本質上的不同?將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究竟是誰在踐踏兩岸校園民主?回顧轟轟烈烈的五四歷史,兩岸第一學府是否都應反思? 《海峽論談》邀請國民黨發言人洪孟楷與美國密歇根州大政治學博士候選人、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陳方隅深入分析。

陳方隅表示:所謂的“新五四運動”是藍營全力動員。支持群眾意識形態比較接近(偏藍),參加者年齡也偏大,平均50歲以上,而重要的當事人,也就是台大的學生則沒什麼感覺,參與的比例也不高。現在主要的訴求是教育部不應該干預遴選的結果,要求政治退出校園。其實我認為, 這些訴求都有很多可以討論的地方, 因為教育部是公立大學的管理機關。以台大來說,每年至少超過四成以上的經費來源是政府補助。同時,《大學法》規定,大學校長必須是教育部所聘任的,至少教育部對選校長的事情進行司法性的監督與審查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大學的自治不是憲法上的基本權利,憲法基本權利是保障學術自由。大學本身及行政人員並不是學術自由權利的主體,教師、研究者跟學生才是。所以,大學自治不是讓大學在法律的規範之外。現在有趣的是,很多人說要政治退出校園,可是一大堆政治人物跑到台大校園裡面去說政治退出校園,這個畫面就很自相矛盾。其實對學生來說,校長是誰本來跟自己的關係非常小,而且也有代理校長存在。政治效應就是越來越激化藍綠陣營的衝突。

但洪孟楷強調:這次“新五四運動”捍衛大學自主絕不是藍綠之爭。5月4號那天,其實是台灣大學學生自主、自發性的活動。國民黨要求黨員完全不要有任何政治力介入校園,因為我們尊重、理解也認同這是大學生自動、自發性的活動。這個活動是為了大學自主。大學自主很大一個概念是《大學法》第九條“校長遴選,教育部只有聘任的權力,沒有權力針對大學遴選委員會合法遴選的結果做否定”。剛剛這位來賓的觀點完全錯誤的。台灣大學遴選委員會從去年7月啟動,經過8個候選人,合法遴選出的校長其實2月1號就該就任了,但是被台灣教育部卡住,這完全是政治力干預大學自主的典範。因此,這件事每個自然人都有權利站出來捍衛大學自主。如果連大學這麼單純、崇高的學術單位,都可以被政治力的黑手來決定校長是誰,會完全破壞大學自主。民國時期的五四運動追求的是民主科學,這一次台灣大學發起的五四運動是追求校園自主,不要受到政治力介入。雖然兩者目的不同,但理想是一致的。在五四當天,很多台灣大學的大學生是自發站出來,有秩序的做訴求表達,這是很難得可貴的,也可以看到現在大學生有很好的民主素養。我們也希望教育部收回成命趕快依法核准管中閔當選校長,但是如果台灣民進黨政府教育部並沒有這樣,這個衝擊會越來越大,到時候受傷的一定是現在無法自圓其說的執政黨。

陳方隅:台灣現在的新五四運動和舊五四運動是南轅北轍,完全沒有任何連結。因為,1919的五四運動是學生髮起的,可以稱為學生運動。而現在的五四運動明顯由現任或者卸任的校長或政治人物發起,國民黨在其中動員的角色非常重要。現場狀況到處都是國民黨的政治人物,這樣還要否認國民黨的角色,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樣進行對話。舊五四運動的本質是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那個時候是對外爭主權,對內除國賊。所以,最主要是針對一戰之後,巴黎和會的決定,絕大多數的學生活動是抗議當時的外交政策,當然後續也有很多複雜的發展。當時北洋政府的作為被國民黨和共產黨聯手給“黑掉”,所以其實兩件事做連結的共鳴有限,因為本質完全不同。

至於有人批評國民黨才是政治介入校園的“祖師爺”,洪孟楷回應:過去確實曾經因為政府的特殊情況,大學校長中黨派色彩或政治力畢竟重。也因此在2005年陳水扁執政時修改了《大學法》,把大學自主的精神加入,希望黨政軍退出校園。第二個方面,馬英九是台灣大學的校友,他那天以校友的名義回去,個人表達對台灣大學大學生的支持。台灣大學前校長當然也來表達支持,這些都是個人立場,沒有什麼不妥。蔡英文總統也是台灣大學的校友,在這件事完全沒有出身。我自己也是台灣大學在校生,我以我自己的立場來表達對大學自主的看法,任何人都可以表達看法。這件事並不是針對任何人,而是真真正正為了發揚大學自主,只有大學自主才可以捍衛學術自由民主的精神。

而針對國台辦出面“挺管”,洪孟楷表示:國台辦主要質疑管中閔先生之前有沒有赴中國大陸交流或者講課,後續其實在台灣這邊有所了解,確定他的交流都是合法的。最重要的,今天還是要回歸到問題的本質,教育部在這件事上有沒有權力做核准。根據法條,是沒有的。如果我們不看法治精神,那就是人治。而過去我們最自豪的就是我們的民主或者法治精神比其他國家好。如果我們這一點都不能堅持,那2018年的台灣會讓所有人都有倒退30年的感覺。如果蔡英文政府要持續蠻幹的話,那今年的11月24號很多人會用選票讓這個政府得到應有的教訓。

陳方隅強調:大學自治並不是讓大學變成一個法外之地。在遴選過程中可以看到,管中閔先生去私人公司兼職的事情已經被教育部指出,這明顯是台大遴選委員會的失職。所以,強調大學自治不代表大學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教育部身為主管機關,一年出了台大一半的經費,而且就算根據《大學法》來看,“yes or no”的權力是在教育部手上的。

5月4日青年節之際,兩岸第一學府皆處多事之秋,除了台灣大學的“新五四運動”引發爭議之外,北京大學120週年校慶校長致詞念錯字也掀起軒然大波,北大校園日前也因壓制有關性侵案信息公開的討論,出現大字報抗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北大未提學術自由精神,反而大談馬克思主義。當年蔡元培任校長時期的北大學生髮起五四運動試圖以知識分子的力量改變國家命運,如今的北大卻要舉辦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以及打造世界馬克思主義總部,對照歷史是否格外諷刺?北大與台大針對校園民主與學術自由又該如何進行反思?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