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周年祭:封殺迴避能讓人遺忘嗎?


許波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這是中共最不希望提起的一個日子。29年前的今天,政府命令荷槍實彈的軍隊進入北京城,殺害和平示威的民眾,釀就了中國近代史上政府軍屠殺本國人民的最大慘案。

此後近30年來,背負沉重包袱的中共政府極力抹殺和淡化這段歷史,六四事件從“動亂”和“暴亂”變成“政治風波”,曾被高調紀念的“平暴烈士”也被銷聲匿跡。翻開“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事記”,人們驚奇地發現,從1989年5.20北京戒嚴到6.4屠殺,這段驚心動魄的日子卻是一片空白。

為什麼中共動員一切資源屏蔽和封殺有關六四事件資訊?政府的封殺迴避能導致人民遺忘嗎?習近平願意且能夠甩掉鄧小平時代的歷史包袱嗎?

參加節目討論的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北京獨立撰稿人彭定鼎

胡平:政府會做出無恥之事,但不會說無恥之話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中共高掛免戰牌,對六四話題諱莫如深,為什麼呢?如果中共真是覺得平暴有理,那它就該把它這條大道理堂堂正正、一五一十地講出來​​,好讓我們“迷途知返”。但它並沒有這麼做,這就說明它知道自己理虧。它之所以極力掩蓋、封鎖這件事,就是因為它自己也知道這套道理拿不上檯面。政治話語有一大特點,凡是大庭廣眾之下公開講出的政治話語,必然含有道德成分。一個政府可以做出無恥的事情,但不會公開講出無恥的話。一旦公開講出無恥的話,那它就是羞辱公眾,這就會逼迫公眾對此作出反應,表示反對。所以中共就要迴避和遮掩這件事。

胡平:道德感情需要公開的表達和共同的記憶

胡平說,對六四的記憶是不可抹殺的,因為參與和見證的人太多,而且這事又發生在信息時代,留下的文字和音像記錄太多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件事在一般人心中留下的道德義憤和激情可能會被弱化。人的道德感情常常需要一種公開的表達,然後互相強化。現在中國國內有些感情就很奇怪,一談起帝國主義的欺負和日本的侵華戰爭,一個個都義憤填膺,但他們大部分人並沒有真正經歷過這些,經歷過的人大都早就去世了。他們大部分人的生活經歷就只有受共產黨迫害這個經歷。對此,有些人是有感情但不能表達,而有些人是真的就沒有那麼強烈的感情了,或者感情已經被扭曲和塑造了。隨著時間的流逝,當時的參與者和見證者會陸續離開這個世界,而新的人缺少切膚之痛,也缺少互相間的感染和記憶,因六四這件事而激起的道德義憤也自然會弱化,這是中共現在採取拖延戰術的目的。

胡平:六四鎮壓的不是暴力,而是自由

胡平說,按照中國官方的說法,六四是“先暴後鎮”,由於民眾暴亂,所以軍隊才不得已出來鎮壓。但事實正相反,是由於中國軍隊的暴力鎮壓引起了極少量的民眾出於激憤才出現的暴力行為。總個來說,八九民運的和平、理性和非暴力是舉世公認的,在歷史上也罕見。另一方面,將六四屠殺和發生在其他民主國家的平暴行動相提並論是完全錯誤的。因為當中很重要的一個差別在於,政府出來壓制的到底是言論自由、集會自由,還是壓制言論自由集會自由過程中間出現的一些所謂過火的行為?這一點已經得到很明確地檢驗了。我們看到一些西方國家和美國出了這些鎮壓事件之後,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照樣存在,而中國在六四之後,哪裡還能聽到不同的聲音?所以,六四鎮壓中鎮壓的不是民眾的暴力行動,而是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本身。這一點當然是不可原諒的。

彭定鼎:中共抹殺記憶的措施確實有效

北京獨立撰稿人彭定鼎說,時間抹不去鮮血和罪惡,但能抹去人們的記憶。我不得不遺憾地說,中共的這套做法是很有效的。中共在歷史上製造的多少悲慘和冤屈都只存在於歷史長河的黑暗之中了,不會再為人所知。比如文化大革命期間廣西武宣縣的大屠殺、湖南道縣的大屠殺、北京大興的大屠殺,現在有誰還記得?對誰還有影響?但六四可能會有不同。因為六四事件的倖存者們是知識分子,他們還在斗爭,而且我們現在又是信息化的時代。但中共在抹殺記憶和弱化感受方面所做的事讓我不得不說是非常有效的。

彭定鼎:深化政治改革更有助於經濟發展

對於有人所說的目前北京人均月收入已達1萬人民幣,彭定鼎說,六四鎮壓和中國後來的經濟發展根本不相干。若說有關聯,那也是負關聯。六四鎮壓其實嚴重遏制了中國的政治改革進程。而我相信政治改革的進一步深化只會有助於經濟發展。我根本不同意“低人權優勢”這種說法。所謂的“低人權優勢”,相對的是西方某些福利國家濫用福利的現象。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相比,無疑前者的生產效率和創造力更高。中國在六四之後形成的高壓態就像是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和皮諾切特時代的智利。這種體制是強力政治獨裁和一定程度的市場經濟之間的奇怪結合。它會體現出一些市場經濟的優勢,但最後得到的結果是個怪胎,也就是權貴資本主義。這種經濟發展可能顯得勢頭很猛,那是因為中國原來的經濟基礎很差。如果當年六四把中國推向了純粹的資本主義,那中國經濟只會更好。中國現在的經濟根本不好,不要談什麼巨大成就,那是騙人的。

彭定鼎:中共專制是六四發生的根本原因

對於部分網友提出的美國也曾鎮壓過洛杉磯民眾,彭定鼎說,表面看上去這確實也是政府鎮壓民眾,但那次鎮壓針對的主要是渾水摸魚的犯罪分子,比如有些人趁機去搶韓國人的店。這種刑事犯罪當然要鎮壓。八九民運在六四鎮壓發生之前,一直都是和平和基本理性的。暴力鎮壓的原因不是因為出現了“打砸搶”,而是因為抗議活動若繼續下去會威脅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共產黨不能接受的。美國的鎮壓是因為出現了刑事犯罪,但中國的鎮壓純粹是政治原因,是因為統治地位受威脅。專制統治和民主統治的根本區別就在於,民主統治是受威脅的,它天天都受威脅,你隨時可以把它推翻。但專制統治不允許威脅,不允許被反對。一旦出現反對,它就兩個手段:撫或剿。如果你反對,我就先安撫你。這就像當年李鵬先和學生代表對話那樣。但如果對話不成,那就是剿了。六四發生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國政府是個專制政權。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